10 十月

经历:加拿大房产交易中的信任和制度安排

在加拿大生活,不知道大家每个星期会接到多少骚扰电话,比如你中奖啦,大使馆找你啦,CRA调查你啦,我反正好像每天都有,尽管我不断地设置黑名单,但骗子的铃声仍然此起彼伏。尽管看起来加拿大的社会并没有那么安全可靠,但这并不意味着信任的丧失和交易成本的提高,至少目前尚是如此。

我习惯开车,平时很少坐Go Train, 有一次和朋友约了去看NBA,不得不坐了一回。由于我对购票、乘车流程一窍不通,硬是没找到卖票的地方,后来想,检票时我就告诉工作人员上车买票,就像国内那种无票但急于上车的客人一样。于是朝站台走去。结果怎么样,压根就没检票的,连那个闸机,甚至门都没有,直接到站台了。

我想,上次找列车员吧。车来了,上了车,座位很多,人很少。走了几个车厢,也没看到列车员。痛苦啊。

只好下车补了,我想。就像国内出站前那样。结果到了站,走了几步,拐了几个弯,已经到大街上了。 这就像这边的系统。我回乘时了解了,连忙预留时间在Union Station购好票,心安理得地上车。但是我至今还欠着TTC 一张车票钱。

房产交易是件很大的事,上百万的房子,直接就去看了,房东不在,房东的经纪也不在,作为经纪人,我会事先拿到密码,然后就可以带客人开门看房。这是多大的信任。但这也不是无知无畏的信任,经纪人都是注册的,经纪公司都是注册的,大家都有保险,而且没人会为了蝇头小利牺牲自己的名声和执照。所以制度造就了信任,有了信任,效率提高了,不需要房东和两边的经纪人都在边上瞅着,搞定买家鼻梁骨冒汗。有了信任,成本也降低了,就像城际列车,省了检票的装置和人员,大家自己看着办吧。

买房见不到卖家是司空见惯的,最近我做了一单更加空灵,不但租客没见过房东,没见过房东的经纪,也没见过我,而且我没见过房东,没见过对方经纪,没见过租客。当然我仔细检查过房子。不仅如此,我有两个租客合租,她们也没互相见过。房子照样成交,而且大家都很满意。回想起来的确有点神奇。

事情大概是这样的。

先是有个陪读妈妈Jessica在网上看到我的信息,问我这边房租金,我告诉她以后,她觉得太高了。说要是能合租就好了。

我说这边一般都是独租,合租需要房东同意,而且找到满意的合租对象不容易。她说是啊,问我能不能帮她留心一下. 我说好啊。于是就到此帮她张贴广告,不是真的张贴,就是群里打听。结果还真有人也有同样需求。于是我就把她们拉到一起,见了个群,大家互相认识,互相了解,很开心,进一步发现原来女儿是一个学校的。但后一个妈妈不能为女儿做主,需要晚上聊。

晚上了,女儿也加入讨论,结果很意外,女儿不想合租。于是这事就黄了。我分别与两个妈妈打招呼,表示不好意思,没能促成配对,以后再说吧。两个妈妈说感谢感谢,以后看机会。

过来两个月,我有收到一个妈妈王姐的咨询,问我能不能找合租的。我说,可以啊,我帮你问问,不太容易。于是我再去找Jessica. 又是互相介绍,建群,聊天,结果事情竟然很顺利,她们告诉我谈得很好,愿意合租,让我尽快找房子。

我说好,明天就带你们看房。

她们说,“哦,对不起,忘了告诉你,我还在国内。”

“ what?” 我懵了。只能感叹现在微信太发达,谁都不知道谁在哪儿。

Jessica说,“你帮我们看吧,我们相信你。”

哇! 我…太感动了。

我帮他们约了三个,仔细检查,全面分析,她们讨论了一下,结论是不满意。房价有大有小,不太好分。

没关系,再看! 我又找了五个。拍视频,分析优缺点。结果她们对其中一套很满意,离孩子学校近,又安静。

我就和她们一起准备offer, 她们这才意识到租房还要准备那么多文件啊,在国内不就在合同上签个字就行了吗?我说这边的确不一样。请配合。

第二天,文件还没签好,我得到通知,这个房已经租出。

大家都很失落。我说,市场的确比较火,特别是暑假期间,大家都在准备新生房。没关系,咱们继续看。过三天,又出来两天符合她们期望的地理位置,房型和价位的房子。她俩也特别喜欢,紧密合作,飞快地将offer 准备好,递交出去。

对方了解了一下情况,由于Jessica在加拿大居住过,信用记录也不错,结果房东同意了我们的offer.

接下来就是要支付deposit, 但她们人不在加拿大,需要bank draft, 咋办? 幸好王有个朋友愿意帮助做。

再往后就是开通水电气的事了,双方配合一样一样地搞定。

当两个妈妈度完暑假,带着女儿回到加拿大,等待他们的已经是一串房门钥匙了。

航班深夜到达。我带她们走进新家,她们也觉得这一切真是很神奇。

这背后靠的是信任,但信任背后的是可靠的制度安排。

 

本文根据真实案例整理,文章中姓名为化名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